廉讓之間君子居

發布時間:2023-02-03 09:34:59   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

“松際半溪垂早月,石門中路入疏鐘。”一派晨鐘暮鼓的鄉村耕讀之景,呈現在安徽省東至縣葛公鎮永正村。此村古稱南原,據傳,南朝以文學著稱的昭明太子蕭統曾留宿此地,自此文風大盛,明代名臣鄭三?。?574-1656)就誕生于此。

鄭三俊祖上為唐朝歷史上的“七姓十家”之一的滎陽鄭氏,可謂世代簪纓。唐朝末年為避戰禍遷徙,他這一脈依舊人才輩出、世代官宦,其曾祖父鄭正行為貢生,官至吉安府訓導,祖父鄭如韜誥封為刑部尚書,父親鄭國光誥封為刑部尚書。鄭三俊本人23歲中舉,24歲中進士,這與南原鄭氏家風文化的根植培育是分不開的。

南原鄭氏祖訓和家規以“尚書”“樹德”為核心要義,旨在告誡鄭氏子孫在刻苦學習、投身報國的同時,更要潔身自好、光明磊落。同時,鄭氏家族還以青松示節,教育子孫不論在多么惡劣的環境下,都要像青松一樣堅韌不拔,頑強拼搏,養成正直、樸素、堅強的內在品質。

鄭三俊在金榜題名之后,并沒有“一日看盡長安花”的春風得意,反而惶恐不安地在給兄弟的家書中表示,自己其實才智平平,但由于機會、運氣比家族里的同輩兄弟要好一些,非常幸運考中舉人和進士,可見其謙虛謹慎。而對自己身為進士卻只出任縣令,他又在信中表示“世間事全仗自家精神……精神到事業亦到”,只要抖擻精神、奮發圖強,一定可以事業有成。

鄭三俊仕途的第一站是擔任北直隸(大部分在今河北)元氏知縣,他將體察民情、為民解憂作為施政關鍵。有一次,鄭三俊出門借宿在山間的一個古廟里,晚上看到有幾十個山民背著山貨趕路,詢問后得知是當地南正村百姓,因為離城鎮集市太遠,不得不夜間就出發。為此,鄭三俊與村民約好時間,在返回縣城后即遍告縣內各村,在南正村開辦市場,邀請各地百姓前往互市交易,此舉改善了當地老百姓的生活,繁榮了當地經濟,一時間“歡喜相告,幸成市,山間之民自是其有生”。

萬歷廿七年(1599),元氏縣連續發生旱災、蝗災。鄭三俊心念百姓疾苦,認真部署救災賑濟工作,足跡踏遍元氏各地,一時間縣里就沒有不認識他的人。據《元氏縣令鄭公德政碑》的記載,鄭三俊讓百姓用捕獲的蝗蟲交換糧食,廣設藥肆、醫館和粥鋪,并贖回流民變賣的妻女。鄭三俊親切詢問鄉民有哪些困難,賑災物資是否發放到位,一時間村民“歡情自接,傳語雜呼”,充分展現了百姓對他的愛戴。

天啟(1621-1627)初,鄭三俊赴京任職,還沒到任就向朝廷彈劾太監高采監稅浙江、福建、廣東期間貪贓枉法等六件事。擔任太常寺少卿時,又發現太常寺內的經費被宦官濫用,于是再次上書彈劾。在宦官橫行不法的明末,鄭三俊的舉動無疑是振奮人心的,很快他就被接連任命為都察院左僉都御史、左副都御史,成為一名古代監察系統的重要官員,在任期間“疏陳兵食大計,規切內外諸司”。

崇禎元年(1628),鄭三俊起復擔任南京戶部尚書兼領吏部事,當時的南京戶部主管南方各地稅糧征繳事宜,每年額度約為827000多兩,但已經欠繳數百萬兩。當時兵事頻繁,各省繳納的稅糧也是杯水車薪,在鄭三俊到任時倉庫糧餉還不夠用一個月。于是他大力整頓國庫管理的積弊,一一核查,厘定收支,嚴肅查處數名玩忽職守的官吏,并且采取措施充實國庫,“久之,士得宿飽。”

當時,蕪湖、淮安、杭州設有三處稅關,都隸屬于南京戶部,鄭三俊在改革中提出只對商船計稅,而不對商品計稅,從而減輕商民負擔。在改革過程中,發現當時戶部派遣的幾位司官貪污稅款,鄭三俊隨即將他們全部彈劾罷免。

鄭三俊在與友人的詩中曾說:“龍門高峙珠海如,廉讓之間君子居。不信貪泉能濁士,祗今蘭水有懸魚。”君子不論所處環境是清是濁,都能以廉讓自居,鄭三俊正是這樣一位君子,《明史》亦稱贊他“為人端嚴清亮,正色立朝”。(方蒞)

无码av三级片